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三)

“优子。”
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唇齿缭绕间,对褐发的女生笑着,拉着对方的袖子。
维克托准备张口说些什么。
维克托什么也没说。
“啊,您就是维克托先生吧,您好。”优子注意到了维克托,友好地向他伸出了右手。
“您好~”维克托喉咙里像吞下苦涩的海水,笑着握住优子的手,示意性地摇了两下。
“优子……”
胜生勇利站在优子的身后,少年的身高让他比优子还矮了半个头,他低着头拉着优子的衣角,再不敢看向别处。
“好,我们回去吧。”
优子拍了拍勇利的头,顺手拉起勇利的手,向维克托打了招呼后,走向休息室。
维克托所站立的地方,是精神病人休闲的草坪之一,但是他们并不喜欢这么偏僻的地方,所以只有胜生勇利经常来这里。
草坪的中央有一棵不是很高的梧桐,草坪的边缘有几个被堆积在一起的白漆花盆,脱漆的地方不知是灰色还是黑色,浑浊不堪。
“勇利……”
维克托食指点着上扬的唇角,盯着梧桐树上勇利待过的地方,垂下眼睑,打出一小块阴影,很像是花盆脱漆的地方……
“嗒。嗒。”
胜生勇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银长发的青年,指尖敲打着玻璃,一点点,往视线中的人身上挪动,终于,停止了敲打。
“你在看维克托先生吗?”
优子摸了摸勇利的头发,将定量的药递给了他。
“吃了药,我就告诉你维克托先生的全名哦~”
勇利看向优子的眼神中有一丝无奈,乖顺地接过药,还没等优子拿来水,便咀嚼着咽了下去。等优子叹气之前,用无辜的眼神仰视着她。
“是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哦~”优子为勇利整理了下床铺,将门上的玻璃风铃摆弄了一下“外国人的名字都很长呢~”
胜生勇利揉了揉眼睛,又扒在落地窗前,看到不高的梧桐树,碧绿的草地,不见一人。
“勇利~睡午觉咯~”
胜生勇利回过头,慢吞吞地走到床边,惯例地躺在床上,优子为他盖好被子,便轻轻地关上门出去了……
胜生勇利睡眠极浅。
他睁着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维克托的发尾。
“勇利?”
维克托有点尴尬,他不知所措地弯下腰,讯问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对于闪烁着银光的那一点发尾,伸出手,不轻不重的拽了一下。
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重新闭上了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维克托抚摸着胜生勇利的额头,印下浅浅一吻。
“午安。”
阳光照耀着郊区的精神病休养院,院中喧闹不已,只有胜生勇利的房间隔绝一切杂音,从他开始,从他的眉角开始,整个房间都温和无比……
如此,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他第20个年头零三个月,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