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

“维恰,快点走,哪怕你是个优等生。”雅科夫低头翻着资料,直直地往办公室走去。
“哦~先生,别取笑我了,我只是个实习生。”
被称作“维恰”的青年调侃着自己,大步地跟了上去。
阳光穿过树枝,打下斑驳的光芒,照在褐色的头发上,玫瑰色的眼眸失神地望着天空。
银长发的青年站定在走廊,海水般的眼中倒映出树上坐着的少年。
“你好,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这么自我介绍着,维克托仰望着树上的少年,摆出友善的笑容。
少年呆愣了许久,才缓缓低下了头,撞进维克托眼中的海。
仿佛那天一般的,长谷津的海,拥抱着他,令人安心。
“你的眼睛,真漂亮。”
少年喃喃地说着,笑了起来。
维克托看到少年眼中的玫瑰,心跳多跳动了一秒,他愣在树荫下,良久,望着少年。
“维恰!”
雅科夫气冲冲地唤醒了维克托,一把将他扯到办公室。
维克托被扯着衣领,看到少年又望着天空,呆滞的样子令他的心跳又多跳了一下。
[今天的我是怎么了?]
维克托漫不经心地听着雅科夫的教训,满脑子都是那个少年的笑容。
“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孩子,是叫胜生勇利。”
雅科夫看到维克托瞬间来了精神,眼神灼灼地看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是我们这最难治疗的家伙,他的病症总是层出不穷。”雅科夫抽出一张资料,递给维克托“自闭症,抑郁症,简直结合了所有难冶的精神疾病……”
“是么……”
维克托看着资料,抚过上面的照片,眼神在“年龄:16岁”上顿了一下,又直视着雅科夫。
“他是因为自己家的旅馆着火,而他当时出去了,只有他一个活了下来,他把这归咎成自己的责任,去跳海自杀了。”
雅科夫站在窗边,俯视着楼下的梧桐树。
“结果被人救了上来,发现因为长时间海水挤压肺部,还得了突发性心脏疾病,每周要治疗一次。”
“这已经很麻烦了。”
雅科夫拿出一瓶轻微性安眠药,在维克托面前晃了晃。
“看到了吗?如果不是轻微性,他的第二次自杀就成功了。”
“你是说,在这里?”
维克托有一丝头发垂在耳边,他迫切地打断雅科夫,捏着资料的指尖有些颤抖。
“是啊,他计算好时间,溜进医药室,幸好护士进来取东西……”
“现在他基本只和自己的看护员说两句话,我都没听过他的声音。”
“可是……”维克托抚过自己的眼角,盯着资料上的照片“不,没什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