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四)

[蓝色的气泡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海水中有一条不知名的鱼游过……]
[火焰,是夕阳的颜色,发出的热浪蒸发了眼角的泪水。]
[恍惚中听见谁的哭叫声,仔细去听的话……]
[是我的啊。]
胜生勇利站在梧桐树下,看着深夜的明月,有些迷茫。
他的右手扶在苍老的树干上,干燥的树皮上有一块凝结的树脂,不仔细看的话和琥珀没什么两样。
草坪吹过一阵微风,胜生勇利往前方走去,缓慢地踩过草坪,站在走廊边,维克托第一次来站着的地方,观望被月光包围的梧桐树。
良久,胜生勇利转过身,往楼上走去,脚步愈来愈快,最后开始奔跑。
到达房间后,关上了房间,才喘着气坐下。
胜生勇利算是重点看护的病人,他拥有一个单人的房间,房间的壁纸是绿色的。
医生单方面的认为胜生勇利跳过海,对海应该有被压抑的恐惧感,所以将原来的蓝色换成绿色。
胜生勇利坐在床边,从枕头下拿出自己的日记,翻到空白的一片,在左上角写了很小的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胜生勇利用蓝色的蜡笔圈了一下,便合上,放到枕头下面,结束了这一天的行程,进行休息……
………………分割线…………………
被送到这个疗养院的精神病患者,基本都算是严重的了。
如同戒毒所,所谓的摇头丸一类,是软性毒品,只要戒,三个月至九个月是可以好的。
但如果是冰毒,这类硬性毒品,无论是温柔的禁闭戒法,还是残酷的打药,都会有戒不掉的瘾性。
在这家疗养院的患者,如同吸食了冰毒的瘾君子,一年之内送出去十个人是全国的最高记录。
[那么被重点看护的勇利呢?]
维克托坐在办公室,皱着眉头翻阅着资料,几缕发丝垂在耳边,又被撩拔上去。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阴沉的乌云笼罩着天空,仿佛是黄昏过后一样。
透明的药水随着针管的下压变少,被注射进胜生勇利的手臂中。
今天是治疗的日子。
胜生勇利望着恍惚不已的吊灯,仿佛在海水中飘荡,仪器在旁边“嘀一一嘀一一”的显示胜生勇利活着的证明。
胜生勇利悠长地叹了口气,余光瞥见门的玻璃上,蔚蓝的眼睛看着自己,对自己微笑着。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被摁住手脚的样子很可笑,他对维克托笑了笑,然后在一针麻醉中昏睡过去。
维克托抚过玻璃上勇利的脸,满眼担忧。
“为什么要笑呢?”
维克托喃喃自语着,一点一点将胜生勇利的脸描绘出来,描绘在左心房,他的心跳又多跳动一秒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