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七)

雅科夫看着今日的治疗程序,有些头疼。
按照惯例,今天应该与胜生勇利进行言行上的讨论,可是雅科夫只见过胜生勇利嘴一张一合的样子,连他的声音是低沉还是尖锐都不知道。
“维恰,今天你和胜生勇利谈。”雅科夫将一张单子递了过去“按照行程走。”
“好的。”维克托接过单子,看了两眼,皱了皱眉“这幼儿园一样的问题是怎么回事?”
“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问题。”雅科夫敲了敲桌子“而胜生勇利连话都不说,我不清楚他的基准。”
维克托再未说什么,只是想起那少年手上的疤痕,心中暗暗道。
[恐怕要准备社会人的一套问题。]
…………分割线…………
胜生勇利推门进来时,看到维克托后,也只是愣了愣,如往常一样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那么~我们先回答一个问题。”维克托笑了笑,食指点了点上扬的嘴角“勇利喜欢什么颜色?”
胜生勇利愣了愣,他记得这是那张纸上的第六道题,他抬头看到维克托背后的窗户有阳光照进来,维克托背对阳光,湛蓝的眼睛却如同海面闪烁不已。
胜生勇利已经许久未回答了,维克托也不恼,从口袋中掏出糖果,剥开糖纸,走到胜生勇利面前。
“勇利,啊~”
胜生勇利正在愣神,下意识张开了嘴,酸甜的味道充斥着味蕾,他看到维克托离他很近。
“好吃吗?”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笑得很开心。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愣愣地点了下头。
“勇利吃了我的糖,就要乖乖答题哦~”维克托找了个最近的椅子,笑着坐下。
胜生勇利莫名想把糖吐出来。
“勇利喜欢什么颜色?很多也可以哦~红色,绿色,紫色……”
“蓝……”
胜生勇利喃喃着,瞥了一眼维克托的眼睛。
“蓝色啊~很棒的颜色呢~”维克托干脆不再看雅科夫给的题,撑着头直视着胜生勇利“勇利喜欢海么?”
胜生勇利疑惑地看向维克托手中的纸,据他的印象,这张纸上最多都是“年龄多少?”“喜欢什么水果?”这类问题。
“嗯?勇利不说的话,就要还我和糖等价的东西~”维克托狡猾地笑着。
“……喜欢……”
胜生勇利越来越觉得自己太单纯了。
“那吃的呢?”
“炸猪排,盖饭……”
“哎?”
胜生勇利看到维克托用求知的眼神望着自己,偷偷地笑了笑。
“日本的,一种,食物……”
“哎~好想吃哦~”
维克托将头发往耳后别了下,眼神闪烁着看着胜生勇利。
“勇利,有喜欢的人吗?”
“……妈妈,爸爸,真利姐……”胜生勇利想了下,再没什么人了“那个,发饰是真利姐的……”
“哎,是吗?”维克托觉得自己还是每天都别在头上的好“不是那个喜欢,是情侣的喜欢。”
胜生勇利想都没想地摇了摇头,无辜地看着维克托。
“哎~~”维克托莫名松了口气,揉了揉胜生勇利的头发“今天就到这里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