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九)

胜生勇利做了个梦。
胜生勇利梦见爸爸,妈妈和真利姐,坐在客厅装好的被炉里,剥着橘子,看单口相声而大笑着。
而胜生勇利,穿着单薄的家居服,坐在窗户上,双腿无规律地摆动,不顾冬天的冷风贯穿自己,出神地望着海平线……
“优子,非走不可吗?”
胜生勇利睁开双眼,躺在床上直视着优子的眼睛。
“是啊,我得结婚了。要找个离家近的工作。”优子微笑着,自己的额头抵着胜生勇利的额头“我会来看你的。”
“人,为什么要分离?”
胜生勇利失神地望着天花板,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优子扶上门把的手顿了顿,回过头,留恋地看着胜生勇利,许久才开口道:“或许,是为了遇到更好的人吧。”
“优子遇到了。”
胜生勇利坚定地回应。
“是啊……”优子深深地看了胜生勇利一眼,打开门,拉着行李箱出去了。
“咔哒。”
门轻轻的掩上,隔开优子与胜生勇利,优子看不见胜生勇利滞留三秒的心跳,胜生勇利听不见优子的泪水落地……
…………………分割线…………………
优子在出租车前,笑着和每一位护理人员拥抱,接受他们的祝福,直到维克托时,优子停了下来。
“勇利,就拜托你了。”优子抿了抿唇,又抬起头微笑“再一次的分离,他一定……很难接受吧。”
“嗯。”维克托郑重地点了点头,回顾四周,没有胜生勇利的身影。
优子拉开车门,再一次看一眼这座建筑,她还是那么宠若不惊的笑容。
优子坐上了车,看了一眼送别自己的人群,有种淡淡疏离产生……
“咚!”
胜生勇利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将几枝栀子花扔进车窗,花落入优子怀中的一刹那,胜生勇利又跑了回去。
刘海遮挡住胜生勇利的表情,他只穿了睡衣,没穿鞋子的脚上尽是泥土,混杂着几道伤口的血迹……
优子的出租车已经开了,她只能尽量趴在车窗上从栅栏缝中寻找胜生勇利的身影。
不自觉泪流满面。
无论是谁。
维克托紧握着拳头,不长的指甲摁着手心的痛楚让他站在原地,只是看着胜生勇利跑远。
这一刻的胜生勇利,不属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