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

维克托最终在梧桐树后找到了胜生勇利。
“勇利,回去吧。”
维克托站在梧桐树前,对梧桐树后的胜生勇利笑着伸出手。
胜生勇利的抬起的左手上停着一只蝴蝶,他靠着树干,背对着维克托,呆呆地看着手上的蝴蝶微微扇动翅膀。
“不怕我呢……”
“可能是因为你刚摘过栀子花吧。”
维克托应着胜生勇利,一直站在离胜生勇利有三米远的地方,看着胜生勇利和他手上的蝴蝶。
“啊……”
随着胜生勇利的轻叹,蝴蝶扑闪着翅膀,往阳光中飞去……
现在差不多入夏了,阳光只照到胜生勇利沾满泥土的脚,已经干了的泥土沾在伤口上,微微有些刺痛。
胜生勇利往后退了一步,转过身,走向维克托。
“我们先处理伤口吧。”
维克托牵起勇利的左手,拉着他再次走向医疗室。
胜生勇利坐在木椅上,低着头看维克托为自己小心翼翼地清洗脚踝,维克托银色的长发有几缕垂在水中,随着维克托的动作而摆动……
胜生勇利弯下腰,将维克托的头发都捧了起来,抚顺后捏做马尾,防止再次掉入水中。
“勇利,真温柔呢~”
维克托抬起胜生勇利的脚,用柔软的毛巾包裹住,轻轻地擦拭着。
“应该,是讨厌……”胜生勇利喃喃着,在维克托直起腰后,放开了维克托的头发,低头看着自己白净但有几道小伤口的脚“我想住,离太阳远的房间……”
“勇利……”
维克托想说什么,嘴微张着,想从胜生勇利的眼中寻找什么。
比如,自己湛蓝的眼睛。
“好。”
最后,还是微笑着答应了。
胜生勇利玫瑰色的瞳孔,如同埋藏着待开放的玫瑰花的琥珀。
…………………分割线…………………
维克托拜托了雅科夫,为胜生勇利安排了三楼最里间的房间。
房间的墙壁是白色的,却在小窗的对面的墙壁上,画着一棵盛开的樱花树,不少的樱花瓣落下,粗壮的树干大部分都隐藏在墙壁的夹缝后,只是显出樱花的姿态。
以前这里住着的,是得了被害妄想症的日本画师,于三年前,用偷来的剪刀自杀了。
胜生勇利搬进来后,一直站在画着樱花的墙壁前,呆呆地看着樱花。
维克托进来的时候,正看到胜生勇利伸出缠着绷带的右手,去触摸落下的樱花瓣,指尖轻得像是在触碰易碎品……
维克托安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胜生勇利面无表情的样子,无意识地抚顺了自己的头发。
“勇利,该吃午饭了。”
“我不想吃。”
胜生勇利用食指着樱花的形状,带着点鼻音喃喃道。
“那,过一会可以游泳呢。”
维克托从口袋中拿出樱花头饰,别在耳边。
胜生勇利摇了摇头,目光顺着樱花瓣落到手上的绷带,翻过手掌,盯着手心。
“是吗?”维克托笑着转过身,关上了门,又摸了摸头饰,没有摘下“是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