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一)

大约8点多,一半多的精神患者参加了今日请来的教授的“催眠治疗”。
天空正露出鱼肚白,维克托在走廊滞留片刻,小指微动了动,握住拳,径直往胜生勇利的房间走去。
“勇利。”
维克托直接推开门,看到胜生勇利坐在墙角的藤椅上,轻轻地呼吸着,明明现在还是黄昏,维克托却能看到日本夜晚的樱花,是如何的美丽……
胜生勇利眯了眯眼睛,直视着眼前呆愣住的人,不作何声响,仿佛要隐匿于黑暗。
“勇利,现在人很少,陪我去游泳吧。”维克托用了略带强硬的语气“勇利受伤了,坐在旁边就好。”
胜生勇利第一次看到维克托湛蓝的眼中有宛出泡沫般的东西,如同自己在海中吐出的空气。
胜生勇利看见维克托银色长发上别着格格不入却又温和容入的樱花头饰,心脏忽然在原本停滞三秒的基础上,多跳了两秒。
胜生勇利轻轻地点了点头,起身握住维克托的手。
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微红的耳尖,心脏在跳动73下的情况下又多跳动了一下。
…………………分割线…………………
胜生勇利不理解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拥有一双海水般的眼睛,却不像海水般眷顾一切,只包容胜生勇利的这件事。
“哗一一”
维克托在夜晚的泳池中,一个人在水中蝶泳,优美得像今天早晨飞走的蝴蝶。
胜生勇利坐在一边的沙滩椅上,昏昏沉沉地看着维克托不时换个动作的泳姿,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维克托仿佛失控一样,用尽所有学过的泳姿,一一在水中展现了一遍,银色的长发被戴进泳帽中,只留几根短发丝贴在脸颊。
维克托戴上泳镜,又潜入水中,他望着四四方方的泳池的瓷砖壁,偶尔吐出的空气化作汽泡浮上水面……
这里既不宽阔也不蓝得透彻,但脚下总能看到的瓷砖让维克托安下心来。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潜下水去,偶尔有汽泡浮上来,他走到泳池边,蹲下,眯起眼睛,胜生勇利看不清维克托。
维克托一直盯着瓷砖底,感觉到水一阵波动,一只的温热的手抓住自己的手腕。
胜生勇利没来由的慌张,他跳入泳池,眯起眼睛,看到维克托正一直盯着瓷砖底,胜生勇利抓住维克托的手腕。
维克托同胜生勇利浮上水面,在维克托要说什么之前,胜生勇利爬上瓷砖地面,蹲着,一直盯着水中的维克托。
“……我知道了,我的错……”
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将一切担忧伤口的话吞进肚中,往游池边游去。
胜生勇利猛地站起来,在维克托诧异的眼光中跑了出去。
维克托愣了愣,有点失落地爬上泳池边,不稳地站了起来。
胜生勇利拿着几乎等身高的浴巾跑了回来,他双手撑开浴巾,仿佛要拥抱维克托。
维克托隔着浴巾拥抱住胜生勇利的,湿漉漉的头埋在胜生勇利的肩上。
胜生勇利拿浴巾胡乱擦着维克托的背,尽力将能看到的地方都擦了一遍。
维克托被背上乱擦的毛巾弄得笑出声来,他一把将胜生勇利抱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胜生勇利将脸贴在维克托的肩上,感受到一点一点上升的体温。
维克托将睡着的勇利抱到自己房间的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后,就拥抱着的姿势睡着了。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在海中,又像在母亲的腹中,温暖而宽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