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三)

“维恰,你不要太惯着那孩子了。”雅科夫整理着文件,咳了两声。
“有吗?”
维克托将书签夹进胜生勇利借给他的书中,“啪”的合上。
“你来实习了两个多星期了吧。”雅科夫提起蘸水笔,蘸了些墨水,点在白纸上,晕出一个黑点“这两个多星期,你除了看护他,还做过什么?”
“啊~难道我要干点什么?”
维克托笑得十分无辜。
“废话!”
雅科夫将纸揉成一团,咆哮着向维克托扔过去。
…………………分割线…………………
今晚是放映电影的日子。
所有精神病患都坐在放映室,聚精会神地盯着荧幕上未知的影像。
维克托在关上放映室的灯之前,环视了一圈,没有找到胜生勇利。
今晚的月亮没有云层的遮掩,十分耀眼,照射在梧桐树上,落下的光斑如同一只沉睡的怪物。
胜生勇利坐在树干上,出神地看着地上的怪物。
[现在若是跳下去,会被吞进去么?]
“勇利~”
维克托站在树下,仰起头看着胜生勇利,银色长发在月光的注视下如同发着光一样。
“不去看电影么?”
胜生勇利轻轻地摇了摇头,靠着树干,俯视着维克托的头发。
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也爬了上来,可怜兮兮地注视了胜生勇利一会,便又笑眯眯地坐在胜生勇利让出来的位置上了。
“勇利,你在想什么?”
维克托小心翼翼地将胜生勇利搂进怀中,看他毫无反应,才松了口气。
“辉夜姬……”
胜生勇利眯了眯眼睛,在维克托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蹭了蹭。
“辉夜姬?”
维克托还是第一次听日本的神话人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你很像,辉夜姬。”
胜生勇利又开始盯着地上的怪物,由于月亮的偏离,使得其有些扭曲。
“哎?我像,公主吗?”维克托完全不明所以,将胜生勇利搂得更紧了些“那勇利,会不会是王子呢?”
“……没有王子。”胜生勇利摇了摇头,轻声嘟囔着“最后的辉夜姬,是一个人。”
“……”
维克托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又像是没打算说什么,他扯出一个微笑,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
“我送你回去吧。”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待维克托爬下树后,也缓缓地爬了下来,转过头时,维克托已经走远了。
胜生勇利想要叫维克托一声,却只是跑到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缓缓地跟着。
“晚安,勇利。”
维克托依然笑着,正准备转身离去,却被胜生勇利扯住了衣角,诧异间怀中被塞入了一本绘本,是胜生勇利下午看的那本。
“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当作月亮。”
胜生勇利极小声地说了一句,不等维克托说话,就迅速地关上了门。
维克托对着紧闭的门无奈地笑了,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绘本,眼神清明得如同今晚的月亮。
“辉夜姬物语……吗?”
……
……
#《辉夜姬物语》太长了,我不写,你们自己去查啦~
比起勇利当月亮,还是维克托更适合一点吧[托腮.jpg]#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