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四)

“勇利。”
盛夏的夜晚,微风带着蝉鸣,月光皎洁,树叶纠缠着,沙沙作响。
“勇利。”
维克托喃喃着,牵着胜生勇利的手,将他引导向一个房间。
房间大极了,中间却只有一架钢琴,盖着米白色的布。
右边是落地窗,清晰地对着属于胜生勇利的梧桐。
树影与月光交织于木地板上,微微晃动。
胜生勇利呆呆地看着这里,心脏在69次的跃动中又多跳一下,在70次的正轨上了。
“来,勇利。”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牵引到钢琴旁,拉开了米白色的布。
“勇利,你要认真听。”
维克托的唇如蜻蜓点水,吻过胜生勇利的耳尖。
维克托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琴键上,他开始弹奏。
[黑尾鸥从耳边飞过,掠起一缕发丝,张开手,在指缝间,飞往远方。]
胜生勇利觉得似曾相识,音符如同海水一般挤压肺中的空气。
一阵大风吹过,木地板上的树影恍惚不定,蝉鸣虚无缥缈……
维克托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表情,他仿佛用尽了力气在弹钢琴。
“勇利。”
维克托再次看向胜生勇利,湛蓝的眼眸中飞逝过一道萤光……
月光为之动容,将黑幕掩盖,使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更看不清胜生勇利。
“为什么,只弹一半?”
胜生勇利的声音有些哽咽,他似乎在黑暗中,直视着维克托的脸。
“我为你只弹一半,勇利。”维克托抚过胜生勇利的脸颊,吻去他的泪痕“另一半,你要等我回来,为你弹完……”
“只要一年,只要在秋天……”
胜生勇利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他侧过头,闭着眼睛,亲吻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手掌。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这首曲子的名字。”
……
……
#哎呀一年也就两章的事,搞这么文艺干嘛[托腮.jpg]#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