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五)

雅科夫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找到一家美国著名的神经科医疗养院。
维克托需要过去实习一个年头零三个月。
维克托在春季,就想为胜生勇利弹一首钢琴曲,但他没想到,会在夏季,弹一半@离别的曲子……
胜生勇利哭的时候,很安静,很乖,他静静地看着维克托的眼睛,泪流满面。
维克托还是没有在仲夏夜亲吻他怜爱着的人,他终究会在胜生勇利充斥着幸福的笑容中亲吻他。
维克托的食指敲打着飞机的窗玻璃,云层洁白得如画一般,堆积在天空中,却不能使沉浸在昨夜月光中的维克托醍来……
“先生,请问您需要饮品么?”
金发的女性乘务员笑着问道。
“不了,我……”维克托忽然想起胜生勇利如淋过蜂蜜的玫瑰的眼眸,安静地看着他的样子“请给我一杯红茶,加些蜂蜜,谢谢。”
“好的,请稍等。”
维克托微笑着接过茶杯,出神地看着红色的茶水……
………………分割线…………………
[一步步,往深蓝色走去,没有岸礁,只能一点,一点去触碰,去接近蓝色的死神……]
[黑尾鸥中,有只海鸥,洁白得一尘不染,随着脚步,往前好奇地跳动。]
胜生勇利醒来,看到雅科夫正在粗鲁地削一个苹果。
“咳,醒了?”
雅科夫将病床调高,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床头柜上的盘中。
“胜生勇利,你得成熟一点。”
胜生勇利看着雅科夫手中的瑞士军刀出神。
“你不能过于依赖谁。”雅科夫将刀收起,双手交插,盯着胜生勇利“你总得一个人抵抗过那些回忆。”
胜生勇利的唇有些颤抖,他低着头,紧盯着有些刺眼的被单,手在被子中紧攥着床单。
“你不能奢望谁把你拉出黑暗。”
雅科夫起身,将窗帘拉开一点,看了一眼梧桐树边的工人,便转身,推门离开。
胜生勇利伏下身,颤抖着抱住脑袋,好半天,连哽咽都发不出声……
“那就……别让我再窥见光明了……”
袖口处露出的绷带如同被单一般,白得刺眼……
雅科夫站在办公室,拿着胜生勇利的资料,深深地叹了口气。
“原谅我吧,我总得拯救其中一个……”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