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六)

落叶纷飞,被踩在鞋底,发出清脆的响声。
枫叶林的落叶铺成的红毯,风萧瑟地卷着摇摇欲坠的枫叶,抚过维克托的银色长发。
维克托对着手哈了口气,他缓慢地踏过红叶毯,不知有没有枯叶蝶混在其中。
维克托弯下腰,捡起一片鲜红的枫叶,举在头顶上方,透过阳光观察其中失去生机的叶脉。
“梧桐的叶子,也红了吧?”
维克托笑得明媚,一如秋季的暖阳……
…………………分割线…………………
那片草丛,已经枯黄一片,一如火烧过后的残局。
草丛中的粗树桩,年轮上有点青苔,像个孤独的老战士,终于客死他乡。
有些黑暗的樱花树干边,藤椅上蜷缩着的人,地上落着一本打开的书,是银白色的厚书壳一一《箴言录》弗兰兹.卡夫卡。
胜生勇利熟睡着,他沉浸在没有月光,没有梧桐,也没有辉夜姬的,黑甜的梦乡中。
房间狭小,且堆积着如山的书籍,竟堵住唯一光源的窗口,使得本就暗不见日的樱花变得如同盛开之前,黑色的树干……
雅科夫批阅着文件,左手按压着太阳穴,他看了一眼阳光明媚的枯草地,右手不自主按上电话,又放手。
胜生勇利的资料被埋在文件的下方,只露出一角,落了灰尘。
精神病患者都在新修的喷泉周围嘻闹着,看护员尽力拦住往下跳的妄想症患者。
伊莎精神恍惚地看着阳光普照的发光的马路,脚边是一只棕色掉漆的行李箱。
看护员轻声笑了笑,提着她的行李箱,搂着她,将她劝回了自己的房间。
罗亚一人,在空无一人的宽敞台中,站着,拿着几个橘子投掷起来,边投掷边落泪。
胜生勇利在藤椅中,仿佛在母亲怀中蜷缩着,均匀地呼吸着,微微颤动的眼睑下,眼角微红,一触即碎……
枫叶铺过地面,被调皮的孩子故意踩碎,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糖果,蹲下身递给褐发的孩子。
……
……
#这几章建议听神秘园的曲子,神秘园的曲子每一首都好听,都有意境,简直能忘掉一切。#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