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七)

“……你回来了。”
雅科夫的嗓音有些沙哑,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色有些憔悴地看着维克托。
“发生了什么吗?”
维克托走到雅科夫身旁,轻轻拥抱住他年迈的身躯。
“维恰,我做错了吧……”雅科夫的声音有些无措,他喃喃细语起来“我不应该将你送去美国……他除了吃饭就是看书……”
“勇利怎么了?”
维克托猛地直起身,不等雅科夫说什么就往门外跑去。
风轻轻吹动枯黄的草叶,青苔爬满了树桩,年轮也看不清了……
维克托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枯草地中的树桩,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书籍遮掩住窗口,只留一丝阳光摄入,为灰色的房间增加一点色调。
胜生勇利蜷缩在藤椅上,捧着一本厚重的书,眼中晦暗,偶尔翻动书页,证明他的确在看。
“勇利,我进来了。”
维克托敲了两下门,推门进来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后退两步。
书籍堆积的房间,只有一角藤椅上的人没被埋没,淡漠的神情让维克托从脊椎传上一阵凉意。
“勇利,这房间怎么回事?”
维克托边说边走了进来,艰难地将堆积在窗户上的书放下来,阳光一下子溢进房间,虽然只照耀了一半,但总比全灰色好。
“勇利?”
胜生勇利缩在灰暗处,面无表情地翻动了一页书,似乎未察觉到维克托的存在。
维克托皱了皱眉,走上前,将胜生勇利手中的书拿起,合好,放在书堆中。
胜生勇利手中没了书,只能抱住小腿,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墙上,已经长长的头发遮住无神的眼眸。
维克托心脏一阵绞痛,他轻轻地伸出手,拨开胜生勇利的刘海,将自己头上的樱花发饰别了上去。
“勇利,给你剪头发好吗?”
维克托拉起胜生勇利的手,笑得极温柔。
胜生勇利迟缓了约有三分多钟,才小心翼翼地踩到地上,顺从地跟着维克托出去了……
前院的花坛中植了些矢车菊,蓝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曳着,被枯草反衬出生机勃勃。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拉到院子中,搬了一个椅子,将柔软的长布围在胜生勇利脖子上,又找了一套理发工具。
胜生勇利的头发,棕色的,一点一点压在枯草上,代替了毫无美感可言的浅黄色。
胜生勇利呆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点神采,他看着长满青苔的树桩,咽了口唾沫,小小地呼吸了一口空气,憋在肺中,不上不下……
“勇利,剪完了,好看吗?”
维克托拿着镜子蹲在胜生勇利前面,镜子中映照出胜生勇利苍白的脸色被太阳一晒,显出一丝粉红,棕色的头发被修理得短了些许,却比去年要长一点……
胜生勇利毫无焦距的眼中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他看了一会,沉默地闭上了眼睛,如同一个垂死的老人……
维克托渐渐收起微笑,他收拾了镜子,收拾了理发工具,将胜生勇利抱到自己的房间,刚盖好被子,眼前就模糊不清……
洁白的被单被滚落的泪珠浸入,维克托胡乱抹去脸上的泪水,看着胜生勇利均匀呼吸的样子扯出一个微笑,轻吻了他的额头后,便去打理他堆满书籍的房间了……
“勇利,我回来了……”
……
……
#差点没刹住给写死,好险好险[拍胸]#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