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八)

胜生勇利如今只抱着书籍坐在藤椅上看,吃饭只吃一点东西,连睡觉也只是靠着墙打盹,最多两个小时就醒来了。
“勇利,去床上休息一会吧。”
维克托蹲在胜生勇利面前,带着乞求的语气,轻声问道。
胜生勇利翻过一页书,专注地看着,没有回应维克托。
“勇利……”
维克托有些愠怒,夺过了胜生勇利手中的书。
“啊……”
胜生勇利惊觉,发出可怜的单音节,伸手去够维克托手中的书,却因缺钙而导致腿软,摔倒在地上,呆呆地趴着。
“勇利,没事吧?”
维克托急忙将勇利抱了起来,查看到他身上没有伤痕才松了口气。
胜生勇利在维克托怀中挣扎着,要捡地上的书,情绪有些不稳定。
维克托赶紧蹲下将书捡起,放到胜生勇利怀中,胜生勇利才安分下来,抱着书乖顺地待在维克托怀中。
窗台上飞来一只麻雀,蹦跳着,想找点米粒或者草籽,却只能对着脏兮兮的水泥台啄来啄去。
维克托仿佛心脏上压着什么,无言地将胜生勇利放到床上,蹲下身看着他抱着书无神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呢?只是发烧而已啊?”
维克托轻轻抚摸着胜生勇利的脸颊,苦涩地喃喃自语。
[“雅科夫,勇利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维克托坐在雅科夫对面,愁苦地抱住脑袋“我走之前还……”
“你走了之后,他就发烧了……”雅科夫盯着桌上的派克钢笔,摸了摸鼻头“睡了三天,起来后就……”]
“你怎么了呢?勇利……”
维克托捧起胜生勇利的左手,食指在脉络上细细描绘着。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描绘自己的掌心,还是那副呆滞的样子。
维克托顺着掌心描绘下去,描绘到手腕,猛地顿住,卷起胜生勇利的衣袖,看着手腕上一道比肤色略深的痕迹,紧皱起眉头。
“雅科夫……”
枯草被秋风吹断几根,斜斜地倒在同伴身上,又被风卷往远方。
“雅科夫!”
维克托推门而入,他气喘吁吁地盯着雅科夫。
“雅科夫,你有什么瞒着我。”
雅科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枯草地,叹了口气。
“对。我有事情没有告诉你。”雅科夫转过身,直视着维克托“那个孩子,在你走后的第二天,准备割腕自杀。”
“自杀……”
维克托不可置信地喃喃着,倒在座椅上。
“为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他……”
“因为琳恩,那个新来的护理工,对他开玩笑……”雅科夫揉了揉太阳穴“说你一定去结婚了……”
“怎么回事?她没受过专业培训么?”维克托失控地喊出声,慌乱地抓着头发“这么对勇利说,他当然会……”
“冷静点,维恰。”雅科夫走到维克托旁边,轻轻拍着他的肩“她也不太清楚那孩子的病厉,已经被我开除了……”
“那我现在回来了啊?”维克托疑惑地抬起头,盯着雅科夫“我回来了啊?他还是没醒来吗?”
“他……”
雅科夫在维克托的注视下,移开了目光,吞了口唾沫。
“抱歉,维恰……你们两个,我必须得放弃一个……”
“雅科夫?”
维克托看着雅科夫悔恨的表情,忽然明白了什么,瞳孔猛地缩小。
“所以你就放弃他了?”
雅科夫闭上了眼睛,艰难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呢?雅科夫,为什么呢……总得有人救他啊……”
维克托失神地望着天花板,口中小声地念叨。
“他才17岁……他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只要我再努力一点……他都已经信任我了……”
“他需要我啊……”
一本未放好的书籍从书架中落到地上,发出的响声惊到窗外的麻雀,床上的少年抱着书静静地坐着,阳光照不到墙上的樱花,在左下角,有一块白灰脱落,一片樱花瓣被带到地上,成了一小块灰尘。
少年的眼眸是深色的玫瑰,又像深红的玻璃,落了灰尘,映不出什么生机……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