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十九)

和硬币差不多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枯草被砸得狼狈不堪,树桩上的青苔被洗刷得更加鲜亮,在夜雨中幽幽地反射出光芒。
维克托坐在钢琴边,观望着这场倾盆大雨,食指无意间,弹下一个音键。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这首曲子的名字。”]
维克托看着地板上雨幕的投影,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弹奏起,他未为胜生勇利弹奏完的曲子。
“哗一一”
雨下的愈来愈大,快要掩盖住钢琴的声音。
维克托的小拇指落下某个音键,就再也弹不下去,那是他为胜生勇利弹的一半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
雨点打在白色的衬衫上,打在棕色的头发上,头发贴着脸颊,水珠在下巴滞留一秒,便匆匆落在枯草上。
“轰一一”
雷鸣电闪间,竟一时未听见椅子倒在地板上的响声和维克托的惊呼。
维克托对着落地窗外的胜生勇利大喊了什么,打算出去,后退了一步。
胜生勇利也后退了一步,他站立在树桩旁边,就如同躲在梧桐树后一样,静静地看着那架钢琴。
维克托呆愣住了,他许久才反应过来,沉默着将椅子扶了起来,重新坐好,深深地看了胜生勇利一眼,开始了他的弹奏。
雨下得像是开幕的帘子,伴随着雷鸣,显得胜生勇利的肤色苍白得可怕,却又遮不住他闪烁着星光的眼眸,和在星火围绕中的,那个银发的辉夜姬……
维克托从未这么专注地弹过一首曲子,他隐约感觉到,他心中的月亮随着乐曲的终章,离他越来越近……
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逐渐变小,随着无名指轻轻地抬起,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弹完了这首倾注了他一生情感的曲子。
维克托缓缓地抬起头,欢喜且期待地撞进那朵盛开的玫瑰的花蕊中心。
胜生勇利全身湿淋淋地站在小雨中,静静地看着那片无限湛蓝而又自私的海。
雨挣扎着,下完它毕生的积蓄。墨蓝的云层已经散开了,月光迫不及待地照耀在大地上。
胜生勇利被月光所包容,整个人朦胧不清,良久,他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转过了身,迈开了脚步。
维克托猛然惊醒,他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堵在胜生勇利面前,扬起一个微笑,嘴唇有些颤抖。
“勇利,我回来了。”
“…………”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