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

胜生勇利对维克托的冰箱很不满,尤其是早晨被饿醒的时候。
胜生勇利在只堆着面包和速溶咖啡的冰箱中翻出一盒牛奶,看了一眼保质期才喝了起来。
“唔……勇利?”
维克托眯着眼睛,看到胜生勇利穿着自己的衬衫,坐在自己旁边,正喝着牛奶。
“你起来得好早啊~”
维克托缓缓地爬了起来,打了个呵欠,顺手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
胜生勇利捧着快要喝光的牛奶盒,盯着维克托下床,走到浴室洗梳完毕,才拉着他的袖子引起注意。
“怎么了?勇利。”
维克托愉悦地帮胜生勇利擦了擦嘴,看到胜生勇利不满地指了指张开的嘴巴,笑出了声。
“饿了啊~我去做点东西吃吧~”
胜生勇利默默地看着维克托打开冰箱尴尬的表情,摸了摸肚子准备换衣服去食堂吃点东西。
“我去买点东西,勇利可以看电视哦~”
维克托笑了笑,弯下腰摸了摸胜生勇利正在抗议的腹部,便去换衣服了。
打开一条缝隙的窗口吹进秋日的风,乳白色的窗帘轻轻地飘动着。胜生勇利抱着枕头乖乖地坐在白色的沙发中央,对着出门的维克托轻点了下头。
精神病疗养院的门口,不远处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有时候会摆一些自家种的蔬菜和买多了的蛋类或肉类。
维克托与身为店主的老婆婆相谈甚欢,买了些鸡蛋和蔬菜后,老婆婆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微微发蓝的水和一点沙子。
“这是我的孩子带来的,他说这是爱琴海的海水呢。”
说着,老婆婆将小玻璃瓶放进维克托的手中,笑了笑。
“送给你爱的人吧,我爱的人已经不在了。”
维克托看着玻璃瓶中的海水,攥紧手中的塑料袋。
“嗯,谢谢您~”
枯黄的草地还是那么狼藉,树桩的根部,青苔下,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棵小树苗,脆绿色,在这个季节很令人惊讶。
“勇利~我回来了~”
胜生勇利揉了揉眼睛,抱着枕头跑到维克托面前,期待地看着他清洗蔬菜。
“哈哈,这么饿吗?”
维克托想要摸摸胜生勇利,但他的手沾了水,他弯下腰,亲了亲胜生勇利的脸颊。
“先看会电视吧,做好了叫你哦~”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又抱着枕头跑了回来,爬上了沙发。
维克托瞥了眼胜生勇利,不由自主地微笑,他现在心中的这份喜悦,这份幸福该如何表达呢?
爱琴海的海水在玻璃瓶中随着维克托的动作与沙子摇晃。
胜生勇利聚精会神地盯着电影中的男女,站在一棵无花果树下相拥。忽然眼前一黑,被一只温暖宽大的手遮住了眼睛,发出两声抗议性的单音节词。
维克托看着电视中热吻的两人,无奈地换了台,莫名觉得自己的确保护过度。
“吃饭啦~勇利~”
维克托牵着胜生勇利走到饭桌前,将蔬菜沙拉放到胜生勇利面前。
“多吃菜才能长个子哦~”
胜生勇利本来想推过去的手顿了顿,撇撇嘴叉了个小番茄放进口中咀嚼。
“乖孩子~这个给你~”维克托将爱琴海的海水递给胜生勇利“是海水哦~”
胜生勇利接过小玻璃瓶,仔细地看了起来,只能看到微蓝的海水和一点金黄的沙粒,抬起头时,正好和维克托含笑的眼睛对视。
维克托愉悦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脸变得通红,笑着将煎蛋送进嘴里。
阳光照耀着前院的喷泉,石英台上的雨水反射出金色的光芒,坐在木椅上的老人不知道为什么高兴,矢车菊簇拥着,角落长了几枝小雏菊,被杂草遮着,不受微风影响。
“对了,勇利。”维克托清洗着盘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那首曲子的名字,要知道吗?”
胜生勇利捏着小玻璃瓶,看着维克托点了点头。
“曲子叫《写给海洋》哦~”
“勇利最喜欢海了吧~”
……
……
#的确有这个曲子,大家可以听一下,我听了众多钢琴曲,终于决定是这首了~
撒点砂糖给你们~
我听相声码的文(ಡωಡ)有没有害怕 #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