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一)

胜生勇利又回到他充满书籍而背对阳光的房间,他依然没有搬回去的欲望。
维克托已经将书籍整理到书架上,并仔细地打扫了一遍,还从书堆下翻出了胜生勇利的本子,原来是在枕头下面的。
“上面写了日记吗?”
维克托笑着递给胜生勇利。
“是无聊的东西。”
胜生勇利摇了摇头,接过本子后,又放回枕头下方。
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未说什么。
其实维克托偷看过其中一页,上面用粉色的蜡笔写着“大山樱,冲绳”,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现在快要入冬了,俄罗斯的冬天十分寒冷,更何况这里是莫斯科的郊外,对于胜生勇利这样的日本人,恐怕得做足防范措施才能出门。
“勇利,就这几件衣服吗?”
维克托看着衣柜中掰手指都数得来的衣服,有点不可置信。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继续看他手中未看完的书。说来今天的书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从五楼的图书室借来的。
“真是的,别人说话要好好听哦~”
维克托叹了口气,捧起胜生勇利的脸,看到他无辜的表情,耳根就红了起来。
“勇利,冬天住我那里吧,而且我衣服很多~”
“我穿不了……”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的嘴角“我也有衣服……”
“勇利的衣服太少了……”
“不过……”胜生勇利打断了维克托的话,直视着维克托的眼睛“我可以过去。”
“好孩子~”
…………………分割线…………………
冬季的风确实来得又凌厉又迅速,不少国外的精神病患者都待在室内活动,只有少数本地人出来娱乐。
在加了一床棉被,空调最高温度的条件下,胜生勇利还是不愿意起来,哪怕他在8点准时醒来。
胜生勇利没有一点事可以干,他的书都放在客厅,而他并不可能穿着衬衫跑出去或者里三层外三层地换衣服。
风又呼啸起来,打得玻璃发出响声,胜生勇利干脆缩进维克托怀中,抱住他温暖的胳膊。
“唔……嗯?勇利?”
维克托醒来后就看到自己怀中缩着一只小家伙,正抱着自己的胳膊,好笑地将胜生勇利搂得更紧了些,但是他忘记自己裸睡的习惯,所以他不知道胜生勇利为什么拼命挣扎。
“啊,抱歉抱歉~”
维克托意识到问题所在后,胜生勇利已经没力气挣扎了,在距离维克托的肌肉一厘米趴着装死。
“日本人真是矜持呢~”
[俄罗斯人太开放了……]
……
……
#地域差略萌#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