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二)

几周惯例一次病人与医生的谈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因为有事去了城镇。
雅科夫看着胜生勇利坐下后,叹了口气后说了第一句话:“圣诞节是维恰的生日。”
胜生勇利惊讶地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着雅科夫。
雅科夫偏过头,看着别处,苦恼地挠了挠头发,又补了一句:“12日25日。”
胜生勇利愣愣地点了点头,雅科夫拿起讯问纸,咳了两声,又开始了平日的流程。
前院的喷泉中的水已经结了冰,冬阳对于寒风是不管用的,几只麻雀依偎在电线上取暖。
如往常一样,胜生勇利也没有回答雅科夫的问题,他只是轻轻地张口,下唇颤抖个不停,便又闭上了嘴。
“最后,你不打算送维恰礼物吗?”
雅科夫移开手中的纸张,俯视着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有点眩晕,他细微地点了下头,又或者摇了下头,不确定雅科夫有没有看到。
“好了,今天检查一下吧,我们请了美国的医生。”
雅科夫起身,走向门口,看到胜生勇利缓缓地跟上,才开门。
日落是在莫斯科郊外的山峦上,雾遮得太阳模糊不清,橙色还是红色的中心点,飞往了一只鹰。
维克托坐上去向郊区的班车,既没有城市的灯火阑珊,也不是夜色的月光如水,只是黑暗不清的田地。
班车上只有司机和维克托,售票员也中途下车了,司机打了个呵欠,从后视镜上看了两眼这位微笑着的客人。
班车到站时,司机扯着沙哑嗓音提醒了两声,维克托对着后视镜笑了笑,下了车。
从前院抬头,可以站在喷泉的位置看到自己房间的窗口,从窗帘上透出鹅黄色的灯光。
维克托笑了笑,呼出口气,走进了大厅……
“咔嗒。”
维克托轻轻地推开门,正对面的白壳钟上正显示“12”点整,他向客厅看去,不由勾起唇角。
胜生勇利抱着枕头蜷缩在沙发中,沙发被压得陷下去一些,胜生勇利的几缕棕发柔软地散在沙发上,少年的身躯随着均匀的呼吸小幅度地起伏着,奶白色的皮肤倒是被灯光照得有些红润,因为讨厌光,胜生勇利的脸都埋在枕头中。
“勇利,我回来了~”
维克托呢喃一声,揉了揉胜生勇利的头发,轻轻地抱起胜生勇利走向卧室。
“嗯……欢迎回来……”
胜生勇利蹭了蹭维克托的肩膀,不知是说梦话还是回应,很小声地说了一句。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拉上了床帘。
浴室的磨砂玻璃中透出微弱的白光,胜生勇利缩在棉被中,抱着枕头无意识地往更暖和的地方缩去。
维克托擦着头发出来,看着棉被中凸起的一块,不由笑出了声,正要过去时,低头看了眼围着的浴巾,叹了口气,换上了长年压底的睡衣。
枕头不知道被推到了哪,维克托看着黏在自己胳膊上的胜生勇利,笑着吻了他的额头。
“晚安~勇利~”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