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奇怪为什么最近都是要去城镇的工作。
“咳……你就要这些东西?”
雅科夫看着胜生勇利递给自己的纸条,上面标注的“猪排”让他眉角有点抽搐。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又提笔写下“谢谢”两字。
“明天上午来我那里吧……”
雅科夫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自己的书架小声地说道。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便在雅科夫的注视下回去了。
楼下的草坪上,几名工人正试图将树桩挖出来,旁边放着一棵为庆祝圣诞的松树。
青苔随着树根被锯断而一块块掉落,树桩边长成雏形的树苗也被挖出。实际上,就算没有工人,树苗也会被几天后的一场大雪冻僵。
墙壁上的樱花有一点褪色了,原本粉色的大山樱有点像白色的霞樱。
再次复查了心脏,还是没什么变化。
胜生勇利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忽然想起维克托说的《写给海洋》。
胜生勇利恍惚中想着,那首曲子有小提琴伴奏的话,是不是会更优美呢?
待工人们搬上松树后,太阳也离山峦不远了,麻雀叫嚷着归了巢。
维克托事先去了胜生勇利的房间,果然找到了正睡得香甜的少年。叹了口气后,无奈地将他抱起,走向自己的房间。
护士长付了工人的报酬,看着那两箱圣诞树要用的彩灯,小礼物,拐杖糖之类的东西,嘱咐了护理工明天都集合。
胜生勇利醒来时,看到对面维克托正钻进衣柜里寻找什么,他宽大的肩膀对于狭小的衣柜有点勉强,出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
“勇利?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能不能帮我取一下压在里面领带,我有点困难。”
胜生勇利揉了揉眼睛,下了床,轻松就爬进了衣柜,拿着蓝白条纹的领带和黑底红边的领带,苦恼了一下,将蓝白条纹的递了出去。
“WOW……我这条领带还没有烧掉吗……”
[那就是这条了……]
胜生勇利跪坐在衣柜里,又将黑底红边的递了出去,听到维克托的赞叹声却迟迟不肯出来。
实际上,这种漆黑又封闭的小空间对胜生勇利来说很新奇,他好奇地左右观察着,忽然找到了什么,眼前一亮。
“勇利~里面很有趣吗?”
维克托遗憾地往里面张望,由于衣服的阻碍,他根本看不清。
“唔……”
胜生勇利终于爬出来了,维克托正要问他时,看到他手中的小提琴盒,恍然大悟。
“勇利,想学小提琴吗?”
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看着他兴致盎然的样子,愉快地笑了。
“那我教你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