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四)

胜生勇利天一亮就去了雅科夫那里。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空荡荡的了。
[勇利到底在忙什么呢?]
维克托撑着脑袋,有点寂寞地想。
“你确定要自己做?”
雅科夫不放心地看着胜生勇利,胜生勇利抱着菜点了点头,就跑去了厨房。
“咳,好吧。”
胜生勇利看着不熟悉地瓶瓶罐罐,首先拿起菜刀对准了猪排,打算按照记忆中妈妈的做法……
雅科夫听着厨房里的声响,不安地看着报纸,不时瞥一眼厨房门。
楼下的护理工们正搭着梯子往松树上挂圣诞彩灯,其他人在大厅之类的地方进行装饰,一些轻度患者也安分地在帮忙。
维克托将头发别到耳边,淡漠地看着这节日气氛的一切,转身回了房间。
“这个就是……炸,炸猪排盖饭?”
雅科夫从碗中夹出一块半焦的炸猪排,上面还滴着蛋白,抽了抽眉角,疑惑地看着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捂住脸,头低得不能再低,轻轻地摇了摇头。
“唔……再练练炸猪排就行吧,米饭和鸡蛋都没什么问题。”
雅科夫塞进嘴里,边咀嚼边给出了中肯的评价,瞥了一眼胜生勇利失落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
“别那么看我……再去做一遍,我也不是每天都很闲。”
雅科夫看着胜生勇利端着碗跑进厨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反应过来,急忙沉下脸看起报纸。
胜生勇利舔了舔指尖的血珠,将猪排小心翼翼地放到平锅上……
雅科夫看了看表,差不多12点了,这一顿应该算是午饭了。
“哗一一”
胜生勇利拉开门,将又一碗炸猪排盖饭端到雅科夫面前,紧张地坐在一边。
“样子还行。”
雅科夫硬生生将饱嗝咽了下去,端起了碗,将金黄的炸猪排放入口中,嚼了两下。
“这个味道很不错。”雅科夫点了点头,将碗推到胜生勇利面前“你尝尝吧,我要工作了。”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看着雅科夫出了门,才拿起筷子夹了半块炸猪排咀嚼起来……
…………………分割线…………………
就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找了胜生勇利一个早上,正要放弃时,胜生勇利自己跑到他的面前。
“勇利~早上去哪里了啊?”
维克托抱着胜生勇利委屈地蹭着,语气还有一点点埋怨。
胜生勇利没有说话,看着埋在自己腹部的脑袋,轻轻地摸了两下。
维克托感觉到头上温软的触感,心立马软了下来,将胜生勇利拉到怀里,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
“勇利,教你小提琴吧~”
“嗯……”
胜生勇利跑去卧室拿出小提琴盒,递给了维克托。
“我先拉一首曲子,勇利要仔细看哦~”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盯着维克托。
窗外飞来两只麻雀,边互相啄着羽毛,边看着窗内的人。一阵冬日风吹过,许久未剪理的草坪上划过枯金色的波浪。
冬阳照耀着的疗养院门口的雕像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马路对面杂货店的老婆婆正坐在门口晾晒豆子,偶尔从中找到一点草籽,扔给四周的麻雀。
天空蓝得极为透彻,飞机划过一道白色的分割线。
维克托微睁开了眼眸,对着胜生勇利行了一个礼,微笑着看向胜生勇利。
“《爱的致意》,献给我的小王子~”
胜生勇利眼中闪烁着光芒,有些出乎意料的高兴。
“勇利,来这边~”
维克托拿着小提琴向胜生勇利张开双臂,轻轻搂住冲到怀中的少年,弯腰亲吻着他的发旋。
“学会的话,和我合奏好吗?”
“……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