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六)

阳光与雪是搭配又矛盾的存在。
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极为耀眼,阳光在雪的反射下暗淡无光。
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颊,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恍惚中看到对方勾起的唇角……
“维克托……”
胜生勇利瞌睡地眯了眯眼睛,无意识地摸到维克托的手,又睡了过去。
“昨天辛苦了呢~”
维克托不舍得将自己的手从胜生勇利比自己小一倍的手下面抽出来,轻轻地凑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
精神病患者每人都有一份小礼物放在床边,现在早起的一部分正惊呼着拆起包装。
鞋柜上的银白色礼物盒被反射的阳光照到,正散发着微弱的光,红色蝴蝶结下方有一张烫金的卡片,上面用了漂亮的钢笔字写了:“赠于我亲爱的勇利。 from.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并印了一朵红玫瑰。
维克托抱着胜生勇利,有规律地轻拍着胜生勇利的背,想象着他拆开礼物惊喜的样子,不由失笑。
“嗯……”
胜生勇利在维克托的笑声中呜咽一声,往他的怀中钻去,双手紧抓住维克托的衣襟,才微舒展眉头,安然睡去……
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手指上的创口贴,感到呼吸与心跳一同滞留一瞬,便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人,生怕他离去一样……
………………分割线………………
胜生勇利看到新的小提琴时,眼中迸发出的光芒如同瑰丽的星夜一般,他甚至主动亲吻了维克托的脸颊,以表示感谢。
维克托摸着被亲过的地方,脸红得像初恋的高中生一样,但抱着小提琴的胜生勇利并没有在意。
午后的雪在阳光下消融了一大半,一半的精神病患者还在兴致勃勃地堆奇形怪状的雪人,连性格怪异的被害妄想症老人都加入了打雪仗。
“勇利,你很有天赋。”
在胜生勇利第七遍就流畅地拉出《万福玛利亚》的前提下,维克托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撒了一点在胜生勇利的棕发上,这让柔软的棕发变得有些金发的感觉了。
“接下来,试着将《浪漫曲F大调》拉出来怎么样?”维克托从贝多芬合集中抽出一张谱子,递给了胜生勇利。
“嗯。”
胜生勇利仔细地看了一遍谱子,放在架子上就开始了前一行的试曲。
维克托根本不用调整胜生勇利的姿势,因为他第一遍就记住了,维克托也不知道该欣慰还是失落了……
“这样的话……”维克托在胜生勇利停顿的时候插了句话“晚上我们去合奏吧~”
“哎?可……”胜生勇利惊讶地放下抬着的胳膊,正想为自己再争取一点练习的时间。
“没什么可是~”
维克托打断了胜生勇利的话,右手食指尖戳着胜生勇利的心脏部位,自信地笑着。
“跟着它来吧~勇利~”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笑容呆滞了一秒,心脏却多跳了一下,反应过来,低着头开始练习,姿势却偏差了几分。
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粉红的耳尖,好笑地调整了他的姿势,成功地使耳尖更红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