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七)

月光挥洒在白雪上,发出淡银色的光。
纵使胜生勇利有多成熟,还是抵不过这诱人的雪地。
维克托笑着将胜生勇利拉到雪地中间,踩下属于两人的脚印。
胜生勇利对圣诞树更加感兴趣一点,跑到一边取下一支拐杖糖,剥开包装,舔了一下,酸甜得恰到好处。
在前院和偏僻的这里,各有一棵圣诞树。明明是没必要的,因为一周后就会撤走。
这或许是雅科夫给胜生勇利的圣诞礼物也说不定。
“勇利,好吃吗?”维克托凑过来,也舔了一口,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勇利还是小孩子呢~”
胜生勇利忽然对这句话不满起来,他抓起一把雪,想塞进维克托的领子里。
可是,在凑过去时,胜生勇利犹豫了一会,扔掉了雪,直接将冰凉而且沾着雪水的手贴到维克托的脖颈上。
“哇啊!勇利!”
胜生勇利成功听到一声惊呼,他顺从地被抓住,在维克托说什么之前抱住了对方的腰部,然后用无辜的眼睛盯着维克托的脸。
“………”
维克托正想说胜生勇利一句,现在却心软得一塌糊涂,将胜生勇利紧抱在怀中,拉着那只抓了雪的手呵气。
“让我怎么办呢~勇利~”
胜生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的针织毛衣上蹭了蹭,没有说话。
这块雪地只有两人的脚印,并排的一大一小,月光恰好照耀在从脚印中探出头的嫩黄色的草叶。
“勇利,确定是《写给海洋》么?”
维克托想弹奏更加欢乐热情的歌,《Love Is…I》也好啊,他也想温柔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呢……
银色的光芒无瑕而优雅,红玫瑰娇柔的花瓣随风轻轻摇摆不定,仿佛夜与星火永存……
维克托不时看一眼胜生勇利,他的表情那么沉迷,眼睑打出一片阴影,站在纯黑的钢琴边,圣洁又……性感?
维克托不受控制地,将手指在琴键上重重压下。
圣诞树上的一块雪,掉到雪地中,压出一块阴影,白与灰的交织,比起白与黑,更加刺眼。
胜生勇利轻轻放下手臂,他想得到维克托的拥抱与称赞。
维克托却埋着头,像是上了发条似得弹起贝多芬的钢琴曲奏鸣第23号《热情》。
这首钢琴曲的火热与冷静的交错感吓到了胜生勇利,他后退了两步,看着维克托垂着头弹奏重音。
“维克托……”
胜生勇利轻轻地唤了一声,维克托没有听见,他正在弹临近高调的一处,认真的像是对待情人……
“维克托?”
胜生勇利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走了过去,拉扯着维克托的衣角,试图唤醒他。
维克托的手指在琴键上狂舞,他马上要弹高调了。
“维克托!”
胜生勇利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维克托猛然惊醒,手指按在音键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勇利……对不起……”
维克托歉意地将胜生勇利拉进怀中,安慰性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右手掐住维克托的脸颊,毫不客气地往外扯。
“好疼,好疼,勇利我知道了,知道错了。”
维克托勉强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胜生勇利,才感觉脸颊好过了点。
风带动了树枝上一大块的雪掉落,发出沉闷的响声。
维克托笑着抱住刚刚还在生气的胜生勇利,拍了拍他颤抖的背,亲吻着他柔软的头发。
“抱勇利回房间好吗?”
“……嗯。”
……
……
#说实话,我刚听也被《热情》吓到了,不建议听,24
分钟呢,中间一段真心牙败。
维克托犯病,你们就当他好久都没泄欲了,都发泄在曲子上了#(滑稽)
来来来,关爱楼主~从留言点赞做起~#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