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八)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谁的收音机放了披头士的歌,带着“嗞嗞”的噪音。
“嘀一一嘀一一”
胜生勇利眯着眼睛,看着开始扭曲的天花板。
[仪器好烦……]
这么想着,在维克托的注视下昏沉地睡了过去。
[跳到海面上,激起水花之前,想了什么呢?]
[又不是电影,什么都想不到,脑袋中一片空白,然后被蔚蓝的海水从眼中涌入……]
[那个时候,想了什么呢?]
“我……想出去……”
手术台上的胜生勇利忽然的话语让医生他们面面相觑。
医生为少年检查了近两年,从未听到他开口说话,这种时候,激动还是疑惑也说不准。
“Желаем Вам удачи。”(祝你好运)
医生,大概只能说这句话了。
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坐了起来,有些迷茫地望着某处,呆滞了一会,才在护士的帮助下站在地上。
“勇利,来这边~”
维克托擅自打开了门,向胜生勇利微笑着张开了双臂。
胜生勇利理所当然地跑过去抱住维克托。
“维克托……”
胜生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的肩上喃喃着。
“嗯?”
维克托拍了拍胜生勇利的背,轻轻按摩起他的脊椎骨。
“我想……出去……”
维克托的手猛地顿住了,他轻轻吸了口冷气,他想问什么的时候发现下唇颤抖得不行。
“…………为什么呢?”
胜生勇利没有回答,他将脸埋得更深,似乎这样做,他会安心一点。
维克托站在大厅,抱着胜生勇利,看着门口消融的雪,抿了抿唇,转身绕过阳光处。
胜生勇利悄悄地抬起头,他眯着玫瑰色的眼眸,金色的阳光安静极了,极小的灰尘在阳光中浮动。
胜生勇利忽然发现,自己离阳光越来越远。
“勇利,怎么不高兴了?”
维克托蹲在地上,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有点想笑。
胜生勇利抱着双膝,只露出一双眼睛,不知道盯着哪里。
“勇利,想去哪里呢?”
胜生勇利干脆将脸埋进膝盖,摇了摇头。
维克托无奈地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打算起身为他煮一杯牛奶。
“哪里都好……”
胜生勇利小声地呢喃。
“外面也……会有维克托……吧?”
第一只迁徙归来的候鸟,站在纯白的屋顶啄食着羽毛,一根灰白相间的,从阳光中,闪烁着,飘荡着落在未融化的雪上……
“会啊。”
维克托紧紧地抱住胜生勇利,他笑得像是画家刚画上的樱花,亲吻着胜生勇利柔软的头发,却又止不住地落泪。
“维克托会一直陪着勇利的~”
听了这句话的胜生勇利,回抱住了维克托,用袖子擦掉他脸上的眼泪,看着维克托红红的眼眶却“噗嗤”的笑出了声。
“维克托……好像兔子……”
“勇利,好过分~”
“抱歉……”
维克托吸了吸鼻子,抱紧了胜生勇利,将脸埋在胜生勇利的脖颈间。
“今后也笑得这么可爱的话,原谅你。”
“好啊……”
胜生勇利摸着维克托柔软的银发,笑得的确很可爱。
“去维克托的家……”
“嗯……”
“薄饼,好吃吗?”
“全部买给勇利……”
“想看海。”
“无论哪里的海都会让勇利看到的。”
……
……
#撩汉的同学们记一下,送分题!送分题啊![敲黑板]#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