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九)

雅科夫有些局促不安地按压着太阳穴,他低着头不知用什么表情面对维克托。
“雅科夫,我……”
“好吧。”
雅科夫打断了维克托的话,他严肃地盯着维克托蔚蓝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好吧。”
维克托惊喜的表情让雅科夫的眉头皱得更深,他没有拒绝维克托的拥抱,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么,我去告诉勇利~谢谢你,雅科夫。”
维克托匆匆地跑去房间,急着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胜生勇利。
“勇利!勇利,雅科夫答应我们可以出去了~”
被惊醒的胜生勇利被阳光普照得有点苍白,或是透明感。
“那,什么时候?”
“那就,明天吧~”
维克托将沙发边上叠好的毛毯,盖在胜生勇利身上,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去收拾行李~”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这么高兴,揉着眼睛又趴下了。
前院草坪中的开了一束迎春花,嫩黄色的花瓣藏在一丛荆棘中,想要摘花的精神病患者无法如愿以偿,在一边不满地叫嚷着。
[忽然,海面变成深蓝色,从星空开始往下渲染,全身上下都在深蓝之中,下方仿佛无底洞斤没,张着血盆大口……]
[远方有谁在哼着什么旋律,一丝浅蓝色的玻璃瓶从口袋中掉落,落入那深渊……]
[恐惧忽然像海水旁挤压全身,从口中,眼睛,耳朵灌入……]
胜生勇利猛地坐了起来,在眼前摇晃不定的家具过了许久才定好焦距,维克托在屋子里边收拾东西边好心情地哼什么曲子。
胜生勇利站在地板上,眨了眨眼睛,走向卫生间,洗了把脸。
“勇利,醒来了?”
维克托进来洗手,看到胜生勇利不穿拖鞋踩在瓷砖上的脚,无奈地挑了挑眉,弯下腰用自己的额头抵着胜生勇利的额头,装出生气的样子。
“勇利,不穿鞋子会着凉的。”
当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才发觉过来的表情,无论如何生气的样子也装不下去了,擦了手后,笑着将胜生勇利抱到卧室。
胜生勇利坐在一堆衣服中间,举起一件粉色的衬衫,眉角抽了抽。
床上堆的都是维克托的衣服,种类繁多,基本都是时尚的名牌。
[无论哪一件都不想穿……]
“勇利,喜欢哪一件送你好了,出去逛街再给你买~”
胜生勇利猛烈地摇头,他已经被维克托超前的审美眼光吓出一身冷汗,对于时尚领域他还是不要介入的好。
“什么啊~勇利这么不相信我的眼光嘛~”
维克托鼓起脸,从衣柜里拿出胜生勇利的几件衣服。
“勇利穿的衣服跟老年人一样,一点都不可爱……”
[我也不觉得你的衣服哪里可爱……]
胜生勇利干脆拿了一件呢绒大衣,将自己埋到里面,不打算理维克托。
“勇利,好狡猾~”
维克托摇了摇缩起来的一团,直接爬上床将胜生勇利抱了起来。
胜生勇利趴在维克托怀里,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勇利真是喜欢睡觉呢~”
胜生勇利不作反驳,在维克托的衣襟上蹭了两下,又闭上了眼睛。
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抱着对方也躺了下来,看着趴在胸口的人,轻笑了两声,也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