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三十)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激动得几乎一夜没睡。
当代表黎明的启明星开始淡化时,维克托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反观,提出“出去”这个要求的胜生勇利在维克托怀中睡得很香甜,嘟着嘴好像在说梦话。
维克托虽然很想立即出发,但他不忍心吵醒怀中的少年,只能无奈地叹口气,亲了几下胜生勇利的脸颊安慰自己。
麻雀落在花坛周围,歪着脑袋,啄食着一丝丝扩大的阳光。
胜生勇利看到维克托灿烂的笑容,第一反应摸了摸维克托的额头,发现不烫……
“勇利……”
维克托哭笑不得地抱紧胜生勇利,在他的颈窝处蹭了蹭。
“早餐想吃什么~”
“鸡蛋……”
等到胜生勇利换好衣服,整装待发的时候,维克托还在换衣服。
胜生勇利看着衣柜里明明收拾了一些却还有一大半的衣服,拿了一本《白夜行》看了起来。
树枝上不知从哪飞来一只鸽子,“咕咕”的叫声吸引了树下听广播的老人。
出租车在后门按了两声喇叭,维克托才提着深棕色的皮革行李箱,牵着胜生勇利出现。
等到尾气喷出的一声,胜生勇利才抬头看了两眼那栋洁白的楼,然后侧着身向后仰去,枕在维克托的腿上。
“怎么了?不舍吗?”
维克托揉了揉胜生勇利的头发问了一句。
胜生勇利高举着双手,捧着维克托的脸,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
郊外的田野已然是一幅春色了,绿色的麦子才长出头,野草丛中长着不知名的嫩黄的花。
“勇利,下车咯~”
维克托提着行李走进一家旅馆,胜生勇利揉了揉眼睛,拽着维克托的衣角紧跟在他身后。
“维克托的家呢?”
胜生勇利坐在床上轻轻弹了两下,晃动着双腿看维克托收拾东西。
“我家在圣彼得堡哦~离这挺远的~”维克托拿出手机点开,给胜生勇利看了两眼“呐,坐火车要八个小时。我订了两天后的,这两天在莫斯科好好玩吧~”
胜生勇利从行李箱抱出小提琴盒,拿袖子擦了擦上边的灰尘,放到了一只伦敦风花瓶的旁边。
“勇利,去给你买衣服吧~”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笑容,第一次产生了恐慌感……
莫斯科的大街可比郊外热闹了数倍。
胜生勇利抱着维克托的胳膊紧贴在他的背后,低着头看着地面,一时间只听到自己心脏的鼓动声。
维克托发现第一次带胜生勇利来这么热闹的地方是错误的。
“勇利,到了。”
维克托不知唤了几声,胜生勇利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看向维克托,脸上不正常的汗珠让维克托心下一紧,从口袋中拿出手帕细心地擦去,拨开胜生勇利黏在脸颊上的头发。
“勇利,到了,给你买完衣服就回家。”
胜生勇利抓着维克托的衣服的手指关节已经用力得泛白了,他听到维克托用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俄语与店员交流着。
“勇利,来试一下~”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带到宽敞的试衣间,尽量轻柔的声音让胜生勇利慢慢反应了过来,无焦距的眼神终于定在维克托拿的衣服上。
胜生勇利乖顺地脱了衣服,换上了店员为维克托推荐的一套衣服。
米白色的风衣衬得胜生勇利的脸有些苍白,维克托皱了皱眉,替胜生勇利脱掉了风衣,叮嘱了一声,去外面选风衣了。
胜生勇利坐在换衣间吞咽了一下,尽量控制自己不抓心脏的位置,让这件衬衫报废。
“勇利,试一下这件。”
维克托进来时,胜生勇利调整好了呼吸,换上了棕色格调的风衣,抬头正好撞进维克托满意的笑容中。
维克托买下了这套衣服,剪掉了衣服上的标签后,有些不情愿再将旧衣服带回去,但看到胜生勇利泛白的脸又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维克托本想带胜生勇利再吃一顿浪漫的晚餐,现在却只能边安抚他边叫一辆出租车回宾馆了……
“对不起……”
胜生勇利缩在维克托怀中,用伤心地语气的语气道歉。
“不是勇利的错哦~我才要道歉呢~”
维克托哪能怪到胜生勇利身上,感 到胜生勇利的身体恐慌得颤抖,心中将自己骂了上千遍,疼惜地亲吻着胜生勇利的发旋,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安抚他……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