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三十一)

夜晚下过一场雨。
雨在砖块铺成的地上积成一滩一滩浅湾,倒映出黎明的彩虹。
维克托特意选了僻静的街角,简约风格的咖啡店对面有一家买水果的店铺。
五颜六色的水果被木板包围在自己的辖区,留着茂盛胡子的中年男性意外地细心,扭着发福的身躯将水果从相近颜色再摆到不相干的颜色,如同一个颜料盒。
“勇利,咖啡要凉咯~”
维克托将自己蛋糕上的蓝苺放到胜生勇利的蛋糕上。
“嗯。”
胜生勇利对卡布奇诺上的奶泡尤为感兴趣,兴致勃勃地将奶泡舔干净,才开始喝咖啡。
店内的人不多,店员正在吧台后擦玻璃杯,屋顶上一排的花蕾状的水晶灯晶莹剔透。
胜生勇利缓慢地解决了一半蛋糕后,将所有巧克力堆到另一半上,推给了维克托。
维克托在胜生勇利的空咖啡杯旁看到未拆封的砂糖,不禁挑了下眉,开始解决胜生勇利的蛋糕。
“回去买些水果好吗?”
维克托谨慎地问了一句,忐忑不安地看着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对那些排列整齐的颜色很感兴趣,轻易就点了头,没有看到维克托松了口气的样子。
“打扰一下,我们需要个篮子。”
胜生勇利还是仅仅躲在维克托身后,尽管他对那位和蔼先生的胡子很好奇。
“您的篮子,俊美的小哥。”
店主热情地递过一个天蓝色的篮子,看到维克托身后盯着他的胜生勇利,孩子般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配上他的胡子真的很有趣。
胜生勇利轻笑出声来,他不自主往旁边站了站。
“这个可爱的孩子是亚裔的?”
店主趴在那张橘红色的柜台上,开始颇有兴趣地逗胜生勇利笑。
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将青苹果拿了两颗。
“是啊,是日本人。”
胜生勇利好奇维克托在说什么,但是也不问。
“こんにちは !”(你好)
店主用极蹩脚的,勉强听出是日语的语调向胜生勇利打了个招呼。
“こんにちは ……”(你好)
胜生勇利小声地回了一句后,又躲到维克托身后。
“哈哈哈,真是容易害羞的小男孩!”
店主爽朗地笑了两声,打开了一只贴了米奇贴纸的抽屉,从中拿出一支橙子切片样子的糖果,身体微向前倾,递给胜生勇利。
维克托微侧了下身,他微笑着看着胜生勇利,眼中带着询问。
胜生勇利小心翼翼地探出身体,再三犹豫,将手伸了过去。
店主一把握住胜生勇利的手,摇了两下,将糖果放在了胜生勇利的手心。
“这里的人都是好人,不要太紧张了,可爱的男孩!”
胜生勇利捏着糖果,手心出汗,腿微微颤抖着,向店主展露出一个笑容。
维克托正打算翻译一下,看到胜生勇利笑容的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眼神柔和得像是糖浆一样……
最终,买了六颗青苹果和一小袋蓝莓,还有店主自己做的黑麦面包。
胜生勇利意外适应这种面包酸涩的味觉体验。
……
……#相对比我关注的太太,我简直高产似那啥。
关爱我!关爱我!#
#作业还没写完……_(´□`」 ∠)_#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