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三十二)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订了火车上的包厢。
海蓝色的坐椅,紫罗兰色的窗帘,纯白的空间以及圆木桌让维克托很满意。
由于上车时间是下午8点,维克托从点餐车厢中点了些鲑鱼,甜面包,鸡蛋,牛奶和白葡萄酒。
胜生勇利虽然在生鱼片的出产地一一日本,但意外地对半生不熟的鱼类感到不适应,只吃了一点甜面包和鸡蛋。
“勇利,不尝一点吗?比红酒甜哦~”
维克托举起高脚杯对胜生勇利晃了下,胜生勇利捧着热牛奶摇了摇头,坐在车窗边观望俄罗斯春季傍晚的风景。
为了明天的行程,维克托选了度数极低的白葡萄酒,倒了一杯后端着高脚杯坐在胜生勇利的对面。
傍晚是被日本寓为“逢魔之时”,由深蓝从天空渲染到赤红的尽头,将白月升于空中。
维克托瞥到胜生勇利捧着空玻璃杯,眯着眼睛,头一点一点的,不由轻笑出声。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手中的玻璃杯取走,将餐盘简单收拾了一下,为他盖好被子后,将托盘端到了点餐车厢。
月光透过紫罗兰色的半透明窗帘,将海蓝色的坐椅染成傍晚云霞的样子,洁白的羽绒被轻飘飘地落在地上,仿佛要被吹走一样……
“勇利?”
维克托站在离包厢十米远的走廊处,被胜生勇利扑得后退了两步。
胜生勇利的心脏平息下来,他紧紧地抱住维克托,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勇利?不回去睡觉么?”
维克托的手刚搭上胜生勇利的肩,就感受到他的肩在微微颤抖,维克托猛地一顿,自责地摸着胜生勇利的头发,亲吻着他的发旋。
“抱歉,因为要将盘子还回去。”
“没有告诉勇利很抱歉~”
“下次不会再离开勇利了。”
树林匆匆路过火车轨道,由于月光照耀不到而一片黑暗。
胜生勇利放开维克托后,被抱到了车厢内。
胜生勇利坐在维克托怀中,盖好被子,维克托轻轻拍着安抚胜生勇利。没过多久,胜生勇利就抓着维克托的衣袖沉沉地睡去………
………………分割线………………
在醒来的一刹那,维克托下意识记起今天:“情人节”。
胜生勇利还在看带来的书一一《痴人之爱》,他抬头看到维克托醒了,就合上了书,装进了行李箱。
维克托看了眼手机的时间,验证了自己的预感,只不过还有半小时到站,他并不能准备什么惊喜。
火车穿过一片白杨树林,春风吹下几片绿叶,盖在草丛上,早没有冬雪的泪痕。
维克托一只手提着行李箱,一只手牵着胜生勇利,下了火车,叫了一辆出租。
由繁华到宁静,临近郊近有一片松树做铺垫,忽地跃过一只花栗鼠。
位于近郊的私人公寓不算太大,但也是宽敞的惊人。
客厅是灰白的背景墙,纯白的沙发,黑白格的地毯,透明雕花玻璃的茶几,高低不一,唯一暖色调的一排吊灯。
维克托不知怎么有点害羞,这种沉稳的室内设计其实是雅科夫定的,不知胜生勇利觉得如何。
胜生勇利只是光着脚踩在毛毯上,对于这种毛绒绒的触感,他很喜欢,伸手去拉维克托的手。
维克托站在鞋柜旁,弯腰亲了亲胜生勇利的脸颊。
“欢迎回家,勇利~”
胜生勇利跟着维克托跑去了卧室,果然也是黑白灰三色,床边意外地放了一只棕色的熊玩偶,足有两米那么高,这是大一那年雅科夫送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
胜生勇利举起棕熊的一只爪子,摸了摸软绵绵的肚子,似乎很喜欢这只熊。
“勇利,这一切都送你怎么样?”维克托笑着坐在床边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就当作情人节的礼物~”
胜生勇利放开棕熊的爪子,将维克托的双手抓了起来,让维克托捂住眼睛。
“怎么……”
维克托在黑暗中感到嘴唇上有云朵稍瞬即逝,他拿下手,看到胜生勇利将脸埋在棕熊柔软的肚子上。
胜生勇利装出玩耍的样子,耳朵却红得彻底,发出极小声的闷闷的声音:
“不是维克托,我不要。”
阳台站着一只杜鹃,静视着玻璃门内。
一座夜城炸裂烟火的声音极好听,愿黎明永不到来。
维克托捧着胜生勇利的脸,又吻了上去,仿佛对待钟爱的易碎品,虔诚地亲吻着。
“我永远都属于你,我的勇利~”
……
……
#我去素描班啦!_(•̀ω•́ 」∠)_#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