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三十三)

傍晚的沙滩的确没多少人了,只有一对老夫妇在黄昏的残阳下漫步。
维克托丝毫不介意地躺在沙滩上,白色的呢绒大衣沾上沙砾。
胜生勇利蹲在维克托旁边犹豫不决,看了看身上的风衣,选择趴在维克托身上。
“真热情啊~勇利~”
维克托笑着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将他紧抱在怀中。
胜生勇利无聊地将维克托的长发取了一缕,辫起了辫子。
夕阳淡淡的血迹隐没于海中,从天际开始的深蓝一点一点往海平线侵蚀。
胜生勇利无奈地掐了下维克托的脸,可惜他还是闭着眼睛,均匀地呼吸着,挂着浅笑。
胜生勇利回过头,他看到这场星空的渲染,从维克托身上起来了……
波浪拍打着海岸,某只寄居蟹往柔软的沙子中钻去。白色的鸟将它啄了起来,黑曜石般的眼睛划过一丝红,它飞往某处。
“唔……”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睡了个好觉,他缓缓地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勇利?”
夜晚的海风抚过脸颊,长发划过有一丝刺痛。
“勇利!”
从疾步转而奔跑,胜生勇利辫的辫子渐渐在风中散开。
“你在哪?!”
空无一人的海滩上空飞过一只海欧,深蓝色中的纯白如此突兀。
“勇利!回答我!”
洁白如月光的羽毛,从棕色的发丝边落下,眼睑轻轻地合着。
沙滩边上的梨木雕花坐椅,面朝大海,阵阵海风如麦浪般抚过。
海鸥在啄食棕色风衣的衣摆,在维克托来后,也没有飞走。
“勇利,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维克托颤抖着手抚上胜生勇利的脸颊,冰凉从指尖蔓延到心脏。
“会着凉哦~”
维克托笑着坐了下来,将胜生勇利抱到自己的腿上,亲吻着他的额发。
“勇利,要听话啊~”
胜生勇利乖顺地窝在维克托怀中。
维克托抱紧胜生勇利,望着被乌云遮去的月光,边笑边亲吻着胜生勇利的额头,鼻尖,脸颊,嘴唇。
大颗的泪珠滚落在海鸥洁白的羽毛上,让它不舒服地抖动了下身体。
“勇利,勇利……”
星夜渲染海底,从上至下,从下至上,安静而优雅。
[金色的残阳照在脸上,只是皱了皱眉,不打算睁眼。
一片阴影遮住光芒,唇角柔软,如同樱花瓣落下。
“喜欢,维克托。”]
“我爱你啊……”
“勇利……”
……
……
END

评论(1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