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谷

キャ━━━━(°∀°)━━━━!!我的丁丁有这么大

在不看动漫的同学中,简直画得像做贼一样……心好累……┐(´-`)┌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八)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谁的收音机放了披头士的歌,带着“嗞嗞”的噪音。
“嘀一一嘀一一”
胜生勇利眯着眼睛,看着开始扭曲的天花板。
[仪器好烦……]
这么想着,在维克托的注视下昏沉地睡了过去。
[跳到海面上,激起水花之前,想了什么呢?]
[又不是电影,什么都想不到,脑袋中一片空白,然后被蔚蓝的海水从眼中涌入……]
[那个时候,想了什么呢?]
“我……想出去……”
手术台上的胜生勇利忽然的话语让医生他们面面相觑。
医生为少年检查了近两年,从未听到他开口说话,这种时候,激动还是疑惑也说不准。
“Желаем Вам удачи。”(祝你好运)
医生,大概只能说这句话了。
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坐了起来,有些迷茫地望着某处,呆滞了一会,才在护士的帮助下站在地上。
“勇利,来这边~”
维克托擅自打开了门,向胜生勇利微笑着张开了双臂。
胜生勇利理所当然地跑过去抱住维克托。
“维克托……”
胜生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的肩上喃喃着。
“嗯?”
维克托拍了拍胜生勇利的背,轻轻按摩起他的脊椎骨。
“我想……出去……”
维克托的手猛地顿住了,他轻轻吸了口冷气,他想问什么的时候发现下唇颤抖得不行。
“…………为什么呢?”
胜生勇利没有回答,他将脸埋得更深,似乎这样做,他会安心一点。
维克托站在大厅,抱着胜生勇利,看着门口消融的雪,抿了抿唇,转身绕过阳光处。
胜生勇利悄悄地抬起头,他眯着玫瑰色的眼眸,金色的阳光安静极了,极小的灰尘在阳光中浮动。
胜生勇利忽然发现,自己离阳光越来越远。
“勇利,怎么不高兴了?”
维克托蹲在地上,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有点想笑。
胜生勇利抱着双膝,只露出一双眼睛,不知道盯着哪里。
“勇利,想去哪里呢?”
胜生勇利干脆将脸埋进膝盖,摇了摇头。
维克托无奈地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打算起身为他煮一杯牛奶。
“哪里都好……”
胜生勇利小声地呢喃。
“外面也……会有维克托……吧?”
第一只迁徙归来的候鸟,站在纯白的屋顶啄食着羽毛,一根灰白相间的,从阳光中,闪烁着,飘荡着落在未融化的雪上……
“会啊。”
维克托紧紧地抱住胜生勇利,他笑得像是画家刚画上的樱花,亲吻着胜生勇利柔软的头发,却又止不住地落泪。
“维克托会一直陪着勇利的~”
听了这句话的胜生勇利,回抱住了维克托,用袖子擦掉他脸上的眼泪,看着维克托红红的眼眶却“噗嗤”的笑出了声。
“维克托……好像兔子……”
“勇利,好过分~”
“抱歉……”
维克托吸了吸鼻子,抱紧了胜生勇利,将脸埋在胜生勇利的脖颈间。
“今后也笑得这么可爱的话,原谅你。”
“好啊……”
胜生勇利摸着维克托柔软的银发,笑得的确很可爱。
“去维克托的家……”
“嗯……”
“薄饼,好吃吗?”
“全部买给勇利……”
“想看海。”
“无论哪里的海都会让勇利看到的。”
……
……
#撩汉的同学们记一下,送分题!送分题啊![敲黑板]#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七)

月光挥洒在白雪上,发出淡银色的光。
纵使胜生勇利有多成熟,还是抵不过这诱人的雪地。
维克托笑着将胜生勇利拉到雪地中间,踩下属于两人的脚印。
胜生勇利对圣诞树更加感兴趣一点,跑到一边取下一支拐杖糖,剥开包装,舔了一下,酸甜得恰到好处。
在前院和偏僻的这里,各有一棵圣诞树。明明是没必要的,因为一周后就会撤走。
这或许是雅科夫给胜生勇利的圣诞礼物也说不定。
“勇利,好吃吗?”维克托凑过来,也舔了一口,摸了摸胜生勇利的头发“勇利还是小孩子呢~”
胜生勇利忽然对这句话不满起来,他抓起一把雪,想塞进维克托的领子里。
可是,在凑过去时,胜生勇利犹豫了一会,扔掉了雪,直接将冰凉而且沾着雪水的手贴到维克托的脖颈上。
“哇啊!勇利!”
胜生勇利成功听到一声惊呼,他顺从地被抓住,在维克托说什么之前抱住了对方的腰部,然后用无辜的眼睛盯着维克托的脸。
“………”
维克托正想说胜生勇利一句,现在却心软得一塌糊涂,将胜生勇利紧抱在怀中,拉着那只抓了雪的手呵气。
“让我怎么办呢~勇利~”
胜生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的针织毛衣上蹭了蹭,没有说话。
这块雪地只有两人的脚印,并排的一大一小,月光恰好照耀在从脚印中探出头的嫩黄色的草叶。
“勇利,确定是《写给海洋》么?”
维克托想弹奏更加欢乐热情的歌,《Love Is…I》也好啊,他也想温柔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呢……
银色的光芒无瑕而优雅,红玫瑰娇柔的花瓣随风轻轻摇摆不定,仿佛夜与星火永存……
维克托不时看一眼胜生勇利,他的表情那么沉迷,眼睑打出一片阴影,站在纯黑的钢琴边,圣洁又……性感?
维克托不受控制地,将手指在琴键上重重压下。
圣诞树上的一块雪,掉到雪地中,压出一块阴影,白与灰的交织,比起白与黑,更加刺眼。
胜生勇利轻轻放下手臂,他想得到维克托的拥抱与称赞。
维克托却埋着头,像是上了发条似得弹起贝多芬的钢琴曲奏鸣第23号《热情》。
这首钢琴曲的火热与冷静的交错感吓到了胜生勇利,他后退了两步,看着维克托垂着头弹奏重音。
“维克托……”
胜生勇利轻轻地唤了一声,维克托没有听见,他正在弹临近高调的一处,认真的像是对待情人……
“维克托?”
胜生勇利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走了过去,拉扯着维克托的衣角,试图唤醒他。
维克托的手指在琴键上狂舞,他马上要弹高调了。
“维克托!”
胜生勇利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维克托猛然惊醒,手指按在音键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勇利……对不起……”
维克托歉意地将胜生勇利拉进怀中,安慰性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右手掐住维克托的脸颊,毫不客气地往外扯。
“好疼,好疼,勇利我知道了,知道错了。”
维克托勉强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胜生勇利,才感觉脸颊好过了点。
风带动了树枝上一大块的雪掉落,发出沉闷的响声。
维克托笑着抱住刚刚还在生气的胜生勇利,拍了拍他颤抖的背,亲吻着他柔软的头发。
“抱勇利回房间好吗?”
“……嗯。”
……
……
#说实话,我刚听也被《热情》吓到了,不建议听,24
分钟呢,中间一段真心牙败。
维克托犯病,你们就当他好久都没泄欲了,都发泄在曲子上了#(滑稽)
来来来,关爱楼主~从留言点赞做起~#

没错这是化学笔记(ಡωಡ)

【维勇】胜生勇利决定去死(二十六)

阳光与雪是搭配又矛盾的存在。
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极为耀眼,阳光在雪的反射下暗淡无光。
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颊,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恍惚中看到对方勾起的唇角……
“维克托……”
胜生勇利瞌睡地眯了眯眼睛,无意识地摸到维克托的手,又睡了过去。
“昨天辛苦了呢~”
维克托不舍得将自己的手从胜生勇利比自己小一倍的手下面抽出来,轻轻地凑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
精神病患者每人都有一份小礼物放在床边,现在早起的一部分正惊呼着拆起包装。
鞋柜上的银白色礼物盒被反射的阳光照到,正散发着微弱的光,红色蝴蝶结下方有一张烫金的卡片,上面用了漂亮的钢笔字写了:“赠于我亲爱的勇利。 from.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并印了一朵红玫瑰。
维克托抱着胜生勇利,有规律地轻拍着胜生勇利的背,想象着他拆开礼物惊喜的样子,不由失笑。
“嗯……”
胜生勇利在维克托的笑声中呜咽一声,往他的怀中钻去,双手紧抓住维克托的衣襟,才微舒展眉头,安然睡去……
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手指上的创口贴,感到呼吸与心跳一同滞留一瞬,便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人,生怕他离去一样……
………………分割线………………
胜生勇利看到新的小提琴时,眼中迸发出的光芒如同瑰丽的星夜一般,他甚至主动亲吻了维克托的脸颊,以表示感谢。
维克托摸着被亲过的地方,脸红得像初恋的高中生一样,但抱着小提琴的胜生勇利并没有在意。
午后的雪在阳光下消融了一大半,一半的精神病患者还在兴致勃勃地堆奇形怪状的雪人,连性格怪异的被害妄想症老人都加入了打雪仗。
“勇利,你很有天赋。”
在胜生勇利第七遍就流畅地拉出《万福玛利亚》的前提下,维克托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撒了一点在胜生勇利的棕发上,这让柔软的棕发变得有些金发的感觉了。
“接下来,试着将《浪漫曲F大调》拉出来怎么样?”维克托从贝多芬合集中抽出一张谱子,递给了胜生勇利。
“嗯。”
胜生勇利仔细地看了一遍谱子,放在架子上就开始了前一行的试曲。
维克托根本不用调整胜生勇利的姿势,因为他第一遍就记住了,维克托也不知道该欣慰还是失落了……
“这样的话……”维克托在胜生勇利停顿的时候插了句话“晚上我们去合奏吧~”
“哎?可……”胜生勇利惊讶地放下抬着的胳膊,正想为自己再争取一点练习的时间。
“没什么可是~”
维克托打断了胜生勇利的话,右手食指尖戳着胜生勇利的心脏部位,自信地笑着。
“跟着它来吧~勇利~”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笑容呆滞了一秒,心脏却多跳了一下,反应过来,低着头开始练习,姿势却偏差了几分。
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粉红的耳尖,好笑地调整了他的姿势,成功地使耳尖更红了……